亿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亿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6 08:43:5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“不唯GDP论英雄”的呼声近年来越来越高,但就岛叔所见,“经济增长”已深深融入部分地方政府的治理逻辑。有人评价:“如果不抓增长率,地方政府就不知道做什么;不考核GDP,就没办法对地方官员的政绩做客观衡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,中西部地区在承接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时,通过提供土地、电力,进行税收优化、审批程序优化等,可在极短时间内凭空培育出一个新产业。一些地方甚至喊出“打造百亿、千亿产业”的口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独山县“天下第一水司楼”(图源:网络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级别高的干部或能通过政府资金、政策倾斜成功推动项目运转;级别没那么高、又想干出政绩的官员,则会想方设法运用政策杠杆、投入1元钱恨不得撬动5元,把地方“门面”做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“赔本赚吆喝”的治理逻辑说起来也不复杂:地方官员只要运作得当,保证相关项目在自己任期内不出现资金链断裂的爆雷情况,就可以借助政府信用“金蝉脱壳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岛叔前些年在北方某贫困县调研,该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,当年却有总投资约400亿的多个工程同时开工,其中多数以PPP模式(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建设基础设施)进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说过去地方发展主要依靠资源、区位、产业基础,现在一些地方的发展则在很大程度上靠土地、金融、政策杠杆来驱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之合作的融资平台,也并非对政绩工程的风险一无所知。某种程度上讲,他们要的恰恰是高风险带来的高收益,地方工程中的巨大灰色利益,有时会由官员与平台“共享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方面要归咎于地方官员的政绩冲动,另一方面也与其背后的制度推力密切关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不过,这些景象,有些是真相,有些则是假象。